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城市拆迁 > 正文

​甄别危房拆迁陷阱,维护合法拆迁利益

2019-10-30

黄女士的房屋位于宣城市宣州区澄江北路380号(原澄江路50号)农行宿舍,2018年4月28日宣城市政府成立的宣城市中心城市大建设指挥部(以下简称城市大建设指挥部)组织宣城市宣州区人民政府等相关部门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强行拆除了黄女士的房屋。


黄女士于2018年5月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强拆违法。经审理查明,黄女士合法拥有宣城市宣州区澄江路农行宿舍的房屋,此房在宣城市北门危旧房改造项目(北门棚户区改造项目)的拆迁范围内。2008年1月25日宣城市土地收购储备中心取得宣城市北门危旧房改造项目的拆迁许可,对该项目范围内的房屋实施拆迁。2014年5月26日宣城市委、市政府为加强对宛溪河综合整治(二期)工程及北门棚户区改造工程建设的组织领导,成立了“宛溪河综合整治(二期)工程暨北门棚户区改造工程建设指挥部”,并下设办公室负责综合协调等工作。2014年12月5日,经北门棚改工程指挥部办公室委托,宣城市房屋安全鉴定办公室对黄女士房屋所在的整栋房屋进行了安全技术鉴定,结论为,该栋房屋属于D级危房。黄女士与房屋拆迁部门就房屋的补偿安置事宜未达成一致意见。2018年4月28日黄女士的房屋被强拆。


法院认定,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关于拆除房屋的行为主体及法律责任承担主体的认定问题;二、关于本案拆除行为是否违法的问题。

一、关于拆除房屋的主体及法律责任承担主体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组建并赋予行政管理职能但不具有独立承担法律责任能力的机构,以自己的名义作出行政行为,当事人不服提起诉讼的,应当以组建该机构的行政机关为被告。本案中,根据黄女士所提举的有关新闻报道,结合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可以证实案涉拆除房屋行为系在城市大建设指挥部的统一指挥下即主导下,由北门棚改工程指挥部办公室会同市、区相关部门所实施的强制行为,因此,拆除主体为城市大建设指挥部。而城市大建设指挥部系宣城市委、市政府组建并赋予行政管理职能但不具有独立承担法律责任能力的机构,根据前述司法解释的规定,应由组建该指挥部的行政机关即宣城市政府作为被告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二、关于涉强制拆除行为的合法性问题。《城市危险房屋管理规定》第七条第一款“房屋所有人或使用人向当地鉴定机构提出鉴定申请时,必须持有证明其具有相关民事权利的合法证件”,据此,对城市房屋申请危房鉴定的主体应当是房屋所有权人或使用权人,但本案中,申请危房鉴定的主体是既非房屋所有权人也非房屋使用权人的北门棚改工程指挥部办公室,即申请危房鉴定的主体不适格;且黄女士对其房屋被鉴定为危房的事实并不知情。故宣城市政府所举《房屋安全鉴定报告》因鉴定程序不合法,故不能作为认定涉案房屋为危房的证据。因此,也就更不存在城市大建设指挥部基于该房为危房而采取解危措施的问题,宣城市政府关于对涉案房屋所实施的拆除行为是政府针对公共安全隐患所实施的解危措施的主张不能成立。


案涉房屋位于北门危旧房改造项目拆迁范围内,根据拆迁行为当时有效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在拆迁人与被拆迁人黄女士就补偿安置事宜未达成补偿安置协议,也未明确同意将其房屋腾空并交付拆除的情况下,拆迁人应申请房屋拆迁管理部门裁决。如在裁决规定的搬迁期限内未搬迁的,依照2011年1月21日公布施行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五条的相关规定,应通过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的方式予以强制拆除房屋,而不能径行将房屋拆除。


综上,行政机关与被征收人无法协商一致的情况下,仍然应当在有合法依据的前提下,按照法定程序对房屋实施拆除,不得违法强拆。


19956023354